成立 PCMan Facebook 專頁

之前常被許多網友要求加 Facebook,但是數量過多難以管理,大部分也都不認識,無法一一加入,所以成立 PCMan FB 專頁。未來長篇的文章還是會放 Blog 上,而平常的小動態會放在 FB。
另外,現在也可以使用 http://blog.pcman.im/ 來連到本網站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我只是想要努力治療病人,請相信我們,好嗎?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之後開始計費...」
這是今晚第三次了,病房的護理人員,忙碌中又耐心的打了一次安養院的電話
「喔那支也沒人接喔,好吧這是阿伯另一個女兒的電話:09xx.....」
「喂請問你找哪位?」這次打通了,電話另一頭是中年女子的聲音。
「您好,這裡是宜蘭醫院,我是今天的值班醫師...」
「喔這樣啊,其實我不是很清楚,不然我給你我媽的電話,你打給他好了」
我在護理紀錄上已有的三支電話旁的小空位,草草抄下了號碼,
看到號碼,我心裡暗叫不妙,是 (02) 開頭的!
「您好,這裡是宜蘭醫院,我是今天的值班醫師...」
這次電話的那頭是不太標準的國語:「喔,有,今天安養院有跟我講了,在住院嘛...有事嗎?」
「因為伯伯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我想我需要跟你們說明一下目前的狀況」
「啊這個我聽不懂啦,我女兒跟我說很不好,啊我小女兒比較有讀過相關的東西,不然你跟他講!」
我耐著性子,在病歷上抄下今晚的第五支電話號碼。
「喂~~喂~~請問.......找.........你說.....麼?......嘟嘟嘟...............」
雜訊中隱約聽到了幾個字,就被掛斷了。
我重打了一次....「喔是這樣啊!對不起我在洗澡,你過五分鐘再打好不好,不好意思喔」
伯伯還躺在他的病床上喘著、咳著,我則看著時鐘,倒數著五分鐘


正要再來撥電話,護理站電話就響了,護理人員接了之後,隨即把話筒遞給我。
「您好,我是今天晚上的值班醫師」
「是,請問有什麼事嗎?」電話另一頭是冷冷的女聲,帶著幾分精明幹練,配著標準的國語,透著高知識份子的氣息。
「您父親目前在我們這裡住院,不過剛剛我看過覺得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可能會有危險,所以想跟你們針對目前的病情,做一下說明。」
「嗯哼」
「目前因為肺炎併發敗血症,也就是比較嚴重的細菌感染,加上這次伯伯本身意識不是很清楚,自我照顧和咳痰,清除呼吸道的功能都不是很好,所以雖然我已經給他用上很強的藥了,最壞的情況,可能會有呼吸衰竭需要插管急救的可能。雖然之前也有幾次因為感染入院,但是這次的狀況比較嚴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你現在是要告訴我最壞的情況嘛,是嗎?」
「是的,目前的狀況還沒有這麼差,但是按照過去的經驗,這樣的病患很有可能狀況會惡化,所以我會先跟你們告知。」
「你是說你已經用了很強的藥了?他年紀這麼大了用這麼強受得了嗎?」
「因為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我給他使用比較強效的抗生素,至於劑量我們都有根據腎臟功能和體重等等作過調整,給他合適的劑量,應該是還可以,至於年紀...」
不等我說完,我就被打斷:「那他狀況嚴重是你們用藥之後的副作用引起的嗎?」
「不是,我是說他這次的病情比較嚴重,所以需要用到比較強效的藥物。這是一個比較嚴重的肺炎,因為...」
「你是說他感染了H1N1 嗎?」我又再次被打斷
「不是,你可以先聽我解釋完嗎?」,解釋到一半一再被打斷,我開始有點不悅。
「喔抱歉。」
「H1N1 是病毒,伯伯這次感染的細菌,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嚴重的肺炎可以引發呼吸衰竭,而細菌感染可以引發敗血症,造成心跳血壓不穩定和器官衰竭」
「標準的處理方式,是我們會在頸部打一個大號的點滴,稱作中央靜脈導管」
「你是說做氣切嗎?我們不要氣切」電話那頭突然傳來焦急的語氣,對家屬來說,醫生會在脖子上做的東西大概就是氣切了,他完全沒有在聽我要說什麼...
我無奈的答到:「那不是氣切,我是說點滴,那個是放在頸部的大靜脈裡面」
「那個會不會很危險?」電話另一端的語氣越來越急促
我很努力的耐著性子:「你先等一下,我現在就是要跟你解釋,你可以先聽我解釋嗎?」
「這個點滴可以用來快速給藥,同時可以測量壓力,監測我們所給的藥量是否足夠,可以幫助穩定血壓。風險當然還是有,主要是怕出血或是氣胸,所謂氣胸就是肺部破洞。因為頸靜脈位置接近肺部頂端,有少數的病患可能會在置入導管的時候扎到肺部的頂端,形成氣胸。如果發生,就是從外面再放一根胸管引流空氣來處理。但是從頸部打這個點滴的話,氣胸發生的機會並不高,一般來說安全性算還可以,風險並不高。」
「所以還是有風險就對了?」
「任何醫療處置本來就都有風險,但是不做也有不做的風險,就是疾病本身可能會無法控制啊!」
「有風險的話,那我們就都不要做了。」
「病人沒事的話,我們也不會幫他做,但是現在是因為情況比較危急,所以我才要跟你討論。沒有積極處理這也會有危險啊。」
「對啦對啦,真的很危急才做啦,我們現在不要做,拜託盡量不要做好嗎?」
「好吧!我們看情況,有變化我再跟你聯絡」經過漫長的雞同鴨講,我失落的掛上了電話。

我記得我在這通電話的一開頭,已經有說現在的病情比較危急了。或許是因為,伯伯從住院到那天晚上給我看到,只有安養院的人來看過他一次,所以家屬沒有感受到我所謂的「病情嚴重、危急」,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在宜蘭住院的伯伯,最主要的聯絡人,電話卻是 (02) 開頭的,我只是個值班醫師,我沒辦法處理家庭和社會問題。

我可以理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家庭的狀況不同,但我不能理解的是,我們這麼努力的想治療病人,為什麼卻沒有家屬願意好好聽我們說?
我所做的醫療處置,不只是病患冒風險,難道做了出問題,我自己不用冒法律和醫療糾紛的風險嗎?冒這些險,拼什麼?這些家屬能理解嗎?為什麼每當我解釋我要做一件處置的時候,總是被當成賊一樣,質問這件事情是不是會傷害到病人?在這條路上,很多時候,最讓人挫折的,不是失敗,而是不受到支持和理解。

同意書只是法律上要求的形式,當你提起原子筆的時候,我要的,不是你的簽名,而是信任。
年紀大,不代表病就沒機會治好。我只是想要努力治療我的病人,請相信我們,好嗎?

1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您辛苦了,我在實習期間也有遇過同樣的事情,雖然灰心,但有只有繼續努力下去,加油!!

Y. Chao 提到...

幾年前家父有段時間肺積水以藥物控制,可能是因為感冒引起的肺炎,之前也做了引流。卻在之後一週內突然不適住院,發生血小板過低,然後隔天就走了。雖然說那陣子都住在一起,只能說要是那時候論文也寫不太下去,能多關心注意就好了。人都是事後才失去了才後悔啊...

嘎抓 提到...

這種家屬真的很悲哀
辛苦了~

ps. 沒想到離pcman大這麼近,我就在你對面的建築物XD

Kuanyui 提到...

天,我只是看幾句對話,整個火都上來了...

我EQ太低,如果是我遇到可能就直接罵「有風險就不做的話,那也不要出院了因為可能一出院就被車子撞到。」

做醫生真是辛苦了...(致敬)。

閒者 提到...

好瞎的對話,一整個狀況外。大概也沒什麼好討論的了。有時候也要適時放下.....

jeekid 提到...

記得要電話錄音,病歷也要寫清楚。

razor 提到...

看你的部落格除了熱血兩字我想不出其他形容詞

你不能理解的是遠在天邊的家屬不能跟你同仇敵愾攜手對抗病人的疾病
你不能理解你只是想要一個完整的同意書跟知情同意讓你可以用你想要的方式治療病人為什麼家屬不能給你

你也知道家屬的家庭有著你無法解決的問題 或那不是個問題 只是個結果

質疑的語氣後面也藏著家屬心裡的無奈 那些敵意的問題都是家屬心裡的痛(我猜啦)

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把病人看好 想辦法不要被家屬告 最後自己不要變成這種家屬
家屬的支持就當作偶而有的禮物就好~

ispeter 提到...

太好了,pcman跑來宜蘭了

匿名 提到...

謝謝所有像你這樣的好醫生,默默地在背後看顧所有國人的健康。或許現在醫病之間有著偌大的鴻溝,但,相信像你這樣用心地分享資訊,像我這般普羅大眾對於醫界的常識,或多或少都會獲得提昇吧。希望你能繼續堅持下去,你的努力總是有人看見的,加油!

林榮一 提到...

醫生,請加油,有不愛聽人講話的人,相對的也有想要跟醫生多溝通,多了解病況的人(像我都會怨嘆遇不到您這樣的好醫生);所以請不要放棄,還是有人會了解您的付出的,加油!!

匿名 提到...

醫師辛苦了!

不過對於向病人或家屬解釋醫療風險的情形
真的滿讓人困擾的

太過緊張的病人
別說是醫學名詞 有時連再白話不過的語言都會變得聽不懂...
或是有的家屬在冷靜與理解的狀況下簽下知情同意
在術後幾天又變成完全另一回事....

真的是需要無比的耐心阿!!

匿名 提到...

不能再同意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