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 PCMan Facebook 專頁

之前常被許多網友要求加 Facebook,但是數量過多難以管理,大部分也都不認識,無法一一加入,所以成立 PCMan FB 專頁。未來長篇的文章還是會放 Blog 上,而平常的小動態會放在 FB。
另外,現在也可以使用 http://blog.pcman.im/ 來連到本網站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其實,大家都只是為了討生活...

今天和朋友聊天,偶然又講到了關於藥商的話題。關於醫師和藥廠推銷員之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是一塊曖昧的灰色地帶。一般民眾所聽到的傳言,很多是被仇醫人士過份誇大渲染,但當中也有幾分是事實,但對於初闖入白色巨塔的小醫師而言,我只是在盡我的本分默默工作,這些檯面下的事本來與我無關的,但無奈身在這個白色大染缸中,很多時候不論怎麼應對,總是錯。
不問是非,隨波逐流,不離開羊群,絕對是明智又安全的生存方式,但全然失了自己的原則。
一切堅持自己的原則,老當個不沾鍋,卻會顯得標新立異,故作清高,和整個團體格格不入。
常言道:「水至清則無魚」,這把尺,究竟該拿捏在哪裡呢?
進入醫院幾年了,這個問題,我還是沒有找到答案。做事容易,作人難啊!

還在學校的時候,每每到醫院實習,總可以看到藥商的業務代表,在醫院內穿梭,對醫療人員發放藥品廣告,並拼了命的想和大小醫師建立關係,無非不是為了希望開處方時,自己家的藥,能多被選用,讓藥廠多點利潤。
當然,各大醫院都有謝絕饋贈,或是禁止推銷,辦公地點廠商業務請勿進入等等的醒目標語,在各處林立,但是大家都知道,這些標語只是裝飾用的...

當時,我一直對於衛生主管機關默許這樣的行為,很不能諒解。這是醫療場所,我不希望有廠商來推銷,干擾我的醫療行為和醫療決策。那時候年輕氣盛,我對這種不能說的地下文化非常厭惡,於是,那一年開始我決定不要跟任何廠商有任何往來,因為對我來說,這些人是不應該出現在醫院的。

幾年過去了,位置換了,我的腦袋沒有換,我還是那個身上和手上不帶廠商贈品,不拿廠商贈送的免費飲料或便當的人。可是當這些業務人員非常熱情的想要「交個朋友」,老對他們視若無睹不免尷尬,我也不希望讓他們以為,我是驕傲瞧不起他們所以當作沒看到他們。事實上我從沒這樣想過,我只是覺得,他們不應該出現在醫院裡,而基於職務敏感,我也不應該跟他們有什麼往來,只是這樣而已。

一天、兩天、三天,又一個三百六十五天過去了,當我在假日值班忙不過來的時候,當我在夜晚加班回不了家的時候,外面是狂風暴雨的時候,我也看到這些不屈不撓的「朋友們」,依舊也是堅守崗位的,一直在努力的加班,不斷到處找人介紹他們的產品,就希望醫師能多開幾筆他們的藥,讓他們的廠商獲點利,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來。我在抱怨醫師沒有生活品質,終日待在醫院的時候,這些藥廠的業務代表何嘗不是如此?雖然我每次都拒絕他們,也不聽他們的廣告,但是他們還是依舊不屈不撓,依舊堆起笑臉對我。

慢慢地,我可以體會這種心情了。不管什麼職業,也許我不認同他們在做的事情,也不認同這些廠商的商業手段,但他們也是堅守自己的崗位,不曾鬆懈過,無論多少挫折,不屈不撓,老是忍耐著放下尊嚴,拿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這樣的工作何嘗輕鬆了?要不是公司給的壓力,為了家庭和生活,誰喜歡過這種生活呢? 看久了不禁對這些加班不能回家的「朋友們」,覺得有幾分不捨,也有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

和以前學生時代一樣,我現在還是不會拿廠商業務送的東西,不和他們往來,也不會找他們「幫忙」任何事情,但現在,我會跟他們笑,跟他們打招呼了。
這並不是因為我認同他們,也不是因為我對他們的廠牌產生好感了,我也還是不會因為這樣開他們的藥,而是因為,我現在可以體會,其實,大家都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只是為了討生活。也許,在不該推銷的地方推銷,送贈品給應該利益迴避的人,是不正當的商業手段,我無法認同,但是對於他們的敬業,對於他們的不屈不撓,對於他們的堅守崗位,忍受許多不能說的壓力和委屈,卻仍然努力堆出笑臉,這樣的精神,我是佩服的。

如果有一天,你們不再當藥廠的廠商了,也許,我們真的可以真心的交個朋友,真正的朋友。

4 則留言:

閒者 提到...

如果不當藥廠的廠商,大概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

Kuanyui 提到...

>>忍受許多不能說的壓力和委屈,卻仍然努力堆出笑臉,這樣的精神,我是佩服的。
>

我倒覺得有這種行為的人很恐怖。應該說,遇到了我都盡可能疏遠。

或許是因為還不用工作看人臉色吧,可這種態度我還真不想改。我父母有次唸我「啊...最有理想的都是學生啦。」

雨蒼 提到...

唉。大家都是不得已啊。

生物碩士畢業要是希望可以多賺點錢,就只能當這種業務,穿梭在實驗室或是醫院裡.....我有幾個學長都是做這行的。

如果....當年我沒有加入社群,沒有幫忙寫Lazyscripts,或許那個在醫院裡穿梭的人會是我.....

Fish 提到...

hi PCMan

今晚在fb看到朋友分享你的TED,很精彩
對你產生了好奇心,就google到這個網誌了
看到這一篇 我停下目光好好的看了下

我就是這篇文章所說的藥廠業務
謝謝你能說出這句話:大家都是為了討生活

業務有許多種,偏偏我一入行就挑了藥廠業務
藥廠業務薪水高,但是相對的不是一份人人都拿得起的薪水
藥廠業務每天面對同一群客戶(而且這些客戶都比自己聰明),推銷著同一種藥,我們不像保險業務,可以挑跟自己合拍的客戶,通常是公司給我某醫院某科,那業務就必須面對那些醫師,不論醫師愛不愛我,討不討厭我,為了領這一份薪水,還是必須勉強自己做不一定想做的事,我必須去門診提醒你們處方,必須讓你們不忘記我是誰,這真的不太容易,因為我得要每天reset,才能夠忘記挫折的情緒,隔天再出發

來藥廠只有半年的時間,已經時常覺得很倦怠了。卻看到那些長輩同事,業務工作做了十多年,依然可以天天掛著笑容,帶著熱情出現在醫院裡打拼,其實真的很不容易,這些人,心理層面可能都是受過傷,卻又是很強壯的

洪醫師,謝謝你能稍微體會每天在醫院裡討生活的藥廠業務,我們每天的生活也像醫院的員工一樣,跟你們一起在這家醫院裡度過,業務的人生也是奉獻在醫院與醫師身上

我想說的是,其實我們也跟醫師一樣,希望有一天我不再是藥廠業務了,我們可以做個朋友

住院醫師很辛苦,工作之餘,請記得好好休息!